往二喬和羅的股間爬去

玩新瑪奇英雄捏得源藏,

幼狼藏

以及龐克頭藏(含沒有瀏海!

~源氏免強算青年皮膚XD


僅有我們的世界 麥藏

星際過客au

看的時候想源藏還是麥藏比較搭呢~後來覺得比較符合麥藏,又是CHRIS演的XD

只是一個想法,真希望有人寫這梗QW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麥克雷作為冒險家搭上家園公司的飛船到另一個星球,想展開新的旅程

航行需要花費120年,然而麥克雷的休眠艙卻失靈了,讓他再經過30年後獨自一人甦醒。

麥克雷那一個懵阿,到處走都沒人,對船長室午時然並卵,沒半個船員醒來。於是麥克雷只能跟酒保機器人禪亞塔說話,每天被教導要感受寧靜,聽煩了打了禪亞塔兩巴掌("你都不是人怎麼懂我的心情-----")還反被珠子痛毆,麥克雷很崩潰。

一天天過去,麥克雷在極端孤獨下酗酒,絕望到想出船艙自殺,臨時改變心意跌跌撞撞回來,恰巧絆倒在半藏的休眠艙前,一見鍾情,於是天天調閱半藏的檔案,知道半藏是去另一個星球拓展花村事業,也知道他曾經跟弟弟鬧翻又和好(在這個世界沒被殺),他練武的姿勢,他沉穩的語調,越看越被他吸引,一年的孤寂快逼麥克雷了,太想找人陪伴於是就跟著心魔跑去破壞了半藏的休眠艙,再半藏醒來前好好打理了自己。

半藏轉醒後也是一個無措,認知到自己可能得在太空船上度過一生就很暴躁,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看歐豆豆跟他告別的視頻("現在改變還不算遲,哥哥,希望你到新世界找到比島田家更值得珍惜的事物")

期間麥克雷努力示好,也假裝無知的問半藏他的家鄉怎麼樣("一個在山端的村莊,當春天到來,會有櫻花盛開。我很想念那裡")於是麥克雷為了讓半藏開心把太空船挖了一個洞種了一棵櫻樹(有專門培育植物的貨艙)

半藏每天被撩也很感動,答應了麥克雷的約會請求,在各種地方火辣的來一發。正當他第一次覺得能跟麥克雷共度一生,即使無法完成使命,也無法再見到家人也沒關係時,禪亞塔在聊天途中說出當初是麥克雷破壞了半藏的休眠艙。

半藏覺得驚恐並噁心,彷彿他認識了假的麥克雷,他對麥克雷咆嘯,甚至在麥克雷睡覺時嘗試殺死他,然而他也無法真的動手,只爆打了他一頓,麥克雷沒有反手,等半藏發洩夠了想抱住他卻被甩開。

當他們(單方面)冷戰時,飛船越來越不對勁,各種失靈,甚至船長76的休眠艙也毀損因此甦醒("誰他媽在我船上種櫻花!?")他們開始修飛船,然而76因為甦醒程序有問題身體一直衰退,最後交給他們有船長權限的手環後就被送到醫療艙做治療(超級士兵手術)並休眠。雖然半藏仍不想跟麥克雷合作但沒辦法,再這樣下去全船的人都要死光,所以他們東修西修,最終發現反應爐過熱,排氣孔必須從外面手動打開,麥克雷自願去。

這基本上是自殺任務,半藏也其實對麥克雷有感情,所以努力勸阻,但麥克雷說沒有其他辦法了於是他兩深吻一下麥克雷就穿上防護服出去了。

半藏在控制室等麥克雷訊號後打開控制裝置,火焰終於排出冷卻然而麥克雷卻被氣流衝到太空中,飄不回飛船,氧氣也快沒了,半藏在耳麥呼喊麥克雷的名字("我還沒原諒你,不准死,是你叫醒我的,不准拋下我!")並也衝出去救他,靠著隨緣之力將連結繩射向麥克雷,並拉他回來(半藏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箭術還能救人!)

麥克雷甦醒後他們理所當然地來了一發(半藏為了懲罰麥克雷對他逆調教了一天)然後麥克雷發現其實還有一個休眠艙能用,他希望半藏進去休眠("替我看看新世界的樣貌,半藏,不用擔心我的心會一直跟你再一起")


麥克雷一個人在禪亞塔面前喝酒,突然伸出一隻手將麥克雷的酒杯拿走,麥克雷親吻了無數次的唇再次覆上他的唇。("不出所料。何等幼稚的品味!")


等88年後機組人員與76再次甦醒,發現船已經被改成東西合併的裝潢,以及兩人相依的墓碑。

("雖然一度迷失,但我們仍遇見彼此,共度了一段非常非常美麗的人生")


源氏不想死

*藥物控制



源氏又看到無數瘋狂旋轉的眼睛,他知道這個狀況,上次清醒過來後地上只剩殘破的斷肢,像櫻花依樣散落在華麗的織物上,手上還留著游女纖細脖子上的觸感還。

他知道這個狀況,但是他無法控制他緊緊抓著龍一文字的手,以及暴衝的神龍之力,那些眼睛盯著他,柏油狀的黑色物體不停地從梁柱上低落,冰冷的殺意充斥在花村的每個角落。他不想傷人,但他更不想死,他清楚長老對他抱持的惡意,他得保護自己----他還年輕,還有想陪伴的人----

"源氏"

一個冷泉般的聲音滴落在源氏心上,他哥哥的聲音總是能安撫他,然而當源氏放下心轉過身去,笑容凝卻在他的臉上。

那是...半藏嗎?"半藏"身上也有那些眼睛,寄生般覆蓋住了他半個身軀

"不....!"源氏痛苦的摀住眼,半藏是他最不想傷害的人,但他不知道能不能控制自己"別過來!....哥哥!"他抓緊自己的雙手嘶吼著

"源氏,閉上眼睛,聽我的聲音,過來我這裡。"

"不....!"

"閉上眼睛,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想想父親說的故事,源氏。"

阿,他親愛的哥哥,即使在這時候也是命令般的口吻...源氏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一步步往半藏的方向前進。

他想的不是他父親說的故事,這對他一點幫助也沒有,

他想到的是半藏散落在地板的黑色長髮。

是會和長老一樣訓誡他遵守家族榮耀的雙唇,落在臉上的觸感。

是他容納下他所有後臉上的嫣紅。

"源氏,"他最終落到了熟悉的懷抱"我會保護你的"半藏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冷靜,然而他抱著源氏的手臂用力到發顫。

"哥,那些眼睛,我甩不掉那些眼睛"

源氏閉著眼睛,把臉埋進半藏的頸間,藏起他痛苦到扭曲的臉

"哥,根本沒有神龍的庇護,你不懂嗎?我們家...島田家是會讓神龍墮落成邪神的地方.....!"

"噓,源氏,弟弟,冷靜下來,一下就好了"

"但是那些眼睛------"

"噓,噓,一下就好了,我保證"

他的愛人不曾食言,腦中的尖叫終於停歇,汙濁的空氣回復到櫻花的芬芳,源氏感到平靜,脫力感讓他昏昏沉沉。

"半藏,我,我想我要睡一下。"

"睡吧。"他感覺到半藏親吻著他的額頭,有甚麼涼涼的東西從他臉頰上淌落。

"別離開我"

"睡吧,我的源氏。"

"我永遠不會讓"其他人"傷害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源氏不想死,他真的認為他哥哥會保護他

*直到他在守望先鋒的醫療艙裡醒來



推薦一篇非常棒的Goodnight Robicheaux/Billy Rocks互攻文

由VillaKulla 寫的In the Pines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13272/chapters/20207335

看得我是涕淚縱橫啊!

描述在Rose Creek一戰後 billy和goodnight都活了下來,然而貓頭鷹又悄悄的來了,這次牠的獵物是billy。

第一章是講billy被診斷有絕症,兩個人決定安頓下來,想假裝一切正常然猴事情沒有這麼容易

第二章 墨西哥朋友Vasquez意外來訪,為小屋帶來了友誼與生機,並在離去時為billy準備了墓穴

第三章 billy越病越重,然而即使疼痛難當他仍是他們之中更堅強的那個,努力去保護安撫goodnight即便他死去了也一樣。
這篇是Hurt/Comfort的極致啊!!!即使牽涉到死亡但是他們從絕望到努力接受,結局非常的溫暖,兩人之間的愛表現得非常好,完全沒有弱化角色!與Vasquez的友情也令人動容!

雖然是英文但是蠻好懂得,我只有在他們SEX的時候有點搞不清上下XD我覺得goodnight攻的時候多??

送一段他們兩人最常用來表達愛意的話給大家`,請大家一定要去看qwq

It would take a lot more than death to stop me from loving you.

I loved you this morning

I'll love you tomorrow

and I love you right now.

merry xmas  希望bz爸爸給和解後的源藏多點互動!阿們 !!

為什麼亂鬥麥克雷沒有新皮膚[微源藏]

<萬聖節前夕作戰會議>
溫斯頓:這次出戰人員是士兵76,安娜,麥克雷,半藏。

莉娜:萬聖節當天化妝出戰吧!給敵方一個措手不及~~!

大家興致勃勃的贊同

然而被點名的中老年四人組堅決反對於是作罷。


<作戰當天>

麥克雷:..........幹你們這是背叛阿

半藏:這是源氏擅自畫的!
76:...Dva....

安娜:可愛的女兒都說了,沒什麼不可以

麥克雷表示媽的有家眷了不起?信不信我每個都撩一遍....

等他們在場上遇到南瓜死神,雙方都尷尬的不行這就是後話了


<作戰結束後>

半藏和麥克雷相約去廚房喝酒,看到了埋伏在在黑暗中發出紅光的源氏



我一直不懂麥克雷明明應該有新皮膚結果暴雪爸爸沒出的理由

總覺得麥藏拼命灑糖源藏拼命補刀,還好兩個都吃來平衡一下...